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
巨头染指独角兽的故事已经不是秘密

发布日期:2018-06-26  来源:admin
 
  在AI领域,有一些独角兽试图延续平台梦想,这意味着它们将在后期成为巨头的挑战者,它们会成为下一个谷歌和亚马逊吗?答案是不确定的。以史鉴今,每一轮技术变革,都是有可能催生新巨头的,AI是公认的技术迭代大潮,但今天的商业生态多变复杂,新老巨头边界不断扩张,垄断优势越来越明显,创业公司很难与其争锋。
 
  博弈不仅出现在巨头与独角兽之间,独角兽与独角兽、巨头与巨头之间,竞合复杂多变。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只有极少数独角兽可以成功越过浪潮之巅,爬上金字塔尖。
 
  巨头染指独角兽西方神话中的独角兽形如白马,额前有一个螺旋角,代表高贵、高傲和纯洁。独角兽最早被美国知名投资机构Cowboy Venture投资人Aileen Lee引入投资领域,特指那些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。
 
  这并不是中国AI时代的特殊故事。从移动互联网时代开始,巨头染指独角兽的故事已经不是秘密。中国是独角兽最多的国家,在大约130家独角兽公司中,有 50.8%的公司与BAT有直接或间接的股权关系。11家估值超过百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公司中,10家和BAT有关,仅大疆至今仍然和BAT保持着一定距离。
 
  这些独角兽,被视为新商业社会的希望,但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投资人,他们正在放弃这样的梦想——更聪明、更灵活的新兴公司可以击败巨头企业。BAT为首的平台巨头在独角兽尚未成长之前,就已将它们收入版图之中,这既服务于巨头不断延伸边界的平台战略,也客观上阻绝了潜在颠覆者。
 
  亚马逊的一位中国区高管对《财经》记者评价称,平台巨头对初创公司的投资逻辑基本类似,如果说创业公司是巨头试探未来的触角,那么独角兽就是它们扩张当下的最佳利器。
 
  独角兽象征AI细分领域的高点。很少有人注意到,巨头已经悄无声息渗透到AI独角兽的血液里。13家估值在10亿-50亿美元的AI独角兽公司中,有9家都已经被纳入巨头阵营中,除阿里、腾讯外,国外巨头也已渗透进来,其中阿里4家,腾讯2家,高通2家,谷歌与英特尔分别占1家,百度缺席。
 
  BAT三大巨头正在成为中国AI创业公司的收割机。机构投资人圈内流传一个潜规则,跟投那些被巨头相中的AI创业公司,投出独角兽概率会大大提升。《财经》记者整理公开投融资资料发现,阿里系和百度已经涉足6家AI创业公司,腾讯9家,另一巨头京东也投资了6家AI创业公司。
 
  独角兽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不仅绕不开和平台巨头的竞争,更绕不开平台巨头的资本。
 
  AI芯片创业公司寒武纪创始人陈氏兄弟出生在江西的一个普通家庭,兄弟俩相差两岁,先后从中科大少年班踏入计算所。哥哥陈云霁研究芯片,弟弟陈天石研究人工智能。2016年二人创立寒武纪科技,去年8月完成1亿美元A轮融资,当时估值10亿美元,今年6月21日完成B轮数亿美元融资,估值猛增至25亿美元。
 
  这是AI领域一个典型的独角兽养成故事--强大技术背景的创始人团队,投资人争相追捧,短时间内估值快速攀升。目前,中国AI领域已经有13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。
 
  去年,《财经》记者就这个问题采访过多位AI创业者,他们大多表示不排斥,并且能够理性分析接受巨头入股的好处。
 
  而到了今年,当这个问题被再次抛出,不少创始人开始犹豫,并陷入思考,他们很难再说清这其中的利弊关系。
 
  在中国的AI投资版图上,BAT、京东、高通、谷歌等巨头公司的活跃度,甚至已经超过了投资机构。公开数据显示,仅2018年上半年,BAT三家共投资AI初创公司21家,几乎都是B轮以后的中期项目。
 
  相比只追求财务回报的机构投资人,巨头们的心思更加复杂,单个项目的财务回报往往不是它们考虑的重点,如何通过外部投资来增加自身砝码才是核心。
 
  这也让这场资本游戏开始变得复杂。
 
  对于急需扩大规模的独角兽们来说,有巨头的加持,在某些阶段能够起到关键作用,除了能够获得巨头本身的资源,还能通过巨头,拿到更多订单,创造更多的收入,进一步抬高估值。
 
  这样的方式被称为“做局”,这在AI圈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。一家AI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告诉《财经》记者:“这类订单价格都是内部自己来定,只是为了做出更好看的财务数据,能够特别有效地拉高估值。”
 
  但这也只是“看上去很美”——过高的估值带来泡沫,稍有不慎,泡沫破裂,那些已经“站队”的独角兽们,很有可能沦为巨头股东的一个服务部门,失去独立发展能力。
 
  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的多位投资人表示,阿里的投资风格最为“野蛮”。以视觉识别领域为例,阿里先后投资了旷视科技、商汤科技以及依图科技——目前视觉领域的三家头部独角兽公司。这已经颠覆了阿里此前的投资逻辑。此前,为了避免内部竞争,阿里在某一细分领域,只会选择投资一家公司。
 
  不仅如此,阿里对于被投企业的管控力度也是巨头中最大的。一位专注AI领域融资的财务顾问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阿里是绝对不允许被投企业再去拿腾讯或是京东的投资,“但是腾讯相对开放,他们投资的公司,大部分都能够独立自由发展,也出现了拼多多这样的小巨头”。
 
  明面上看,阿里一直在与被投企业展开合作,包括与商汤成立香港实验室。但阿里的野心在于进一步扩大云计算业务的优势,以及后续更为关键的“智慧城市”战略。
 
  智慧城市蛋糕极大,包括了政务、交通、零售等市场,是巨头的必争之地。应用场景相对简单的安防市场,是各方力量最先突破的领域。阿里的野心已经凸显,过去两年,阿里合作的城市数量超过50个,甚至已经开始布局海外。
 
  这意味着,未来,阿里很有可能会成为视觉独角兽公司们的竞争对手,而阿里作为股东,再加上各方资源优势,独角兽们几乎没有还手之力,只能选择通过与阿里的合作,分一小杯羹。
 
  和国际巨头合作,似乎空间稍大一些。
 
  谷歌是出门问问的投资方,在中国,出门问问运营谷歌的智能手表的操作系统,提供操作系统里面的语音交互、应用商店服务。“这个在谷歌的历史上从没发生过。”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说道,而在海外,出门问问用谷歌的交互系统,能够创造营收,并更好地将产品推向全球化。对于谷歌来说,谷歌获得的是更加丰富的智能硬件嫡系子弟。
 
  巨头实力强大,积累丰富的AI技术能力,但并不会轻易对创业公司开放。谷歌是目前世界上AI实力最强的公司之一,背靠谷歌的出门问问始终在独立进行技术研发。
 
  而更多时候,巨头公司甚至通过抛出投资橄榄枝,去了解和借鉴创业公司的技术实力。一位语音技术公司的创始人向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“巨头经常说想投你,但很多时候最后的结果是直接搬走你的技术团队。”
 
  除了国内的BAT和京东,美国科技巨头也在通过投资渗透中国的AI产业。